中超

战国 正文 第一幕:心火蔓延_第8章:全城通缉

2020-01-14 09:21: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战国 正文 第一幕:心火蔓延_第8章:全城通缉

【亚斯兰帝国·多铎西城】

虽然曾经做为人族的部落之一,但是亚斯兰的人们与洪均帝国的人们在生活的各个方面都不同,亚斯兰的人们在很多地方都保留了原始人族的野性,生活在沙漠中的亚斯兰人天生战斗凶猛、作战技艺野蛮且罕见,尤其是在炼金术方面,有着原始的冶金技术,但保留了古代炼金术的完美技巧性。炼金机械术技艺的高低决定了科技的先进水平,尽管这个国家的炼金机械术十分发达,且机械炼金行业十分兴盛,但他们往往都会将这个优势用于战争,所以这里的人们生活水平并不好。

这也是很多古老种族渐渐灭亡的原因之一,着重于战争的种族必定不能长治久安。

如果走在亚斯兰帝国的随便一处城市里,随处可见的就是炼金制造行,贩卖的也大都是炼金制品,炼金此名源自“冶炼金属”这一技艺,炼金术最早是用金属来打造武器兵器,那是最粗俗原始的炼金术,之后加上了后人改造,变得与之前明显不同了,如今炼金的炼金术最低级的是打造炼金武器,其中大多为枪械,高阶炼金术是制造神秘的法器,也就是注入了魄的法宝。

东方子炎和上官元疾两人通过叠罗汉的方式穿上了守卫的制服,混进了城里,糊涂的守城守卫居然没有发现这个归来的守卫长得这般“畸形”。

进城之后,两人躲到了一条暗巷里脱下了制服,这时上官元疾叹了口气“好在这个国家的着装跟我们那里没有太大的差异,只要带个帽子和墨镜就好了,这样刚好遮住脸。”说着他从锦碧连天袋中掏着围巾和两副墨镜。

“被老师说的那么吓人,我还以为进入帝国境内有多难呢,哈哈。”东方子炎戴上帽子笑着说。

可是上官元疾却依旧冰着脸:“先别得意了,因为我估计我们已经快被通缉了。”说完他带上圆框小墨镜,看上去就像是个矮个子的商人,“他们发现边境少了两个守卫一定会追查的,况且没有告诉你,那两个传话玉刚刚一直在发光。”

东方子炎果然笑不出来了,过了会儿他又默默说道:“我有点饿了······”

“你刚刚有听我说话么······”上官元疾扶额,对东方子炎感到十分的无语。

没过多久,他们就来到了一家餐馆里,进门后找了一个角落的桌位等着上菜,同时也在提防着周围的人,在这个陌生的国度,尤其是敌国,这么大摇大摆的出来吃饭,也幸亏是这两个不怕死的小子,换做别人哪有这么大的胆子,这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吧。

来这家餐馆落脚的大多都是炼金术士,还有无主义的流浪术士或巫师,他们不属于任何或组织。

“这些炼金术士倒跟亚斯兰的没什么过近的关系,他们注重的都是钱,好在从家里逃出来时拿了很多财宝,依我看可以从他们嘴里套出一些关于城主府的事。”上官元疾默默的喝了口茶,悄声对子炎说。

“什么?!原来你是逃出来的!我以为你是经过了上官叔叔同意才来的呢!”东方子炎一口喷了嘴里的茶水,忽然一阵热风从门口刮了进来,卷起地上一阵尘土,呛得两人直咳嗽,“这里的天气实在是太恶劣,真奇怪这里的人在这里怎么生存下去啊。”东方子炎揉着眼睛。

“这不是需要考虑的问题,现在我们必须找个地方把刚刚的两个传话玉改造一下。”元疾说。

“说的也是,要是不改变传话的联络点,那联络对象还是在守卫他们那里,这样的话很容易被通过魄的感应查到我们的下落。”子炎说。

元疾有些惊讶:“子炎,听起来你好像对机械这方面懂得不少!”

就在这时,服务员把点的菜全端了上来,子炎的鼻头一动,眼睛盯着桌上的饭菜说:“懂一点点了,都是从书上学来的。”说完不等元疾看个清楚就把自己的嘴巴塞满了锅包肉,含糊不清的说:“虽软胡亲没有教顾额,咱思额制剂喊顾胡,喊顾很堵胡。(虽然父亲没有教过我,但是我自己看过书,看过很多书。)”

上官元疾摔桌道:“你给我咽下去再说话!”顺势把手中的传话玉也拍在了桌子上,可是两人没有注意到周围已经有人被他们吸引上了。

“那两个家伙是什么人,长得这么矮,还有传话玉?”一个虎背熊腰的光头大汉喃喃道,放下了手中的酒碗,背后的鬼头刀在刀鞘里哐哐作响。

“一看就知道是小孩子乔装打扮的,不知道是哪家的贵族少爷出来玩耍吧。”旁边一个包着头巾的干瘦老头说着,将烟袋在凳子沿上磕了磕烟灰,“那两个珠子可是上等货啊,是能传送影像的高级货,能卖上四百个金灵币了吧!”

东方子炎和上官元疾的眼神马上变了,元疾假装没有听见,将传话玉收了起来,子炎将帽子往下扣了扣,双手不自然的放在了桌子下面。“别声张,看我颜色行事,子炎。”元疾用唇语对子炎说,子炎轻轻的点了点头。

背着鬼头刀的男人摸了摸自己的光头,头顶的刀疤格外引人注目,他一摔酒碗站起身,大步流星般走向了元疾,抽烟袋的老人皱了皱眉头。光头走到元疾身边,大手拍在了他的肩膀上,说道:“喂!小鬼,老子出三个金币买你那两个传话玉,干不干!”声音大到整个餐馆都能听到。

元疾面无表情,对面的子炎低头黑着脸。

在场的客人都在边上起哄,店老板和店里的伙计都靠着柜台在看着热闹。光头男人咧嘴笑着,露出一排整齐的牙,“卖不卖!三个金灵币能给你买多少糖啊!啊?哈哈哈!”

“喂喂!鬼头!别欺负小孩子啊!”一个炼金术士喝光了杯里的酒,脸色红彤彤的,一副完全看热闹的表情。

上官元疾依旧默不作声,反而端起了茶杯喝了口茶,掏出几枚金灵币放在了桌子上,缓缓地对子炎说道:“吃完了吧?父亲大人找我们应该找急了,我们走吧。”东方子炎点了点头,站起身。

“混蛋!当老子是空气么!”光头大叫道,说着就要拔刀。“鬼头,别在这里惹是生非!”抽烟袋的老头子大喝一声。

“哼!”光头这才把刀收了起来,起哄的声音也戛然而止了。

上官元疾和东方子炎向门口走去,元疾面朝前方一言不发,子炎冲老头子点了点头算是道谢,可是老头子却没什么表示。

出了餐馆,两人算是松了口气。“没想到刚一安稳下来就遇到麻烦。”东方子炎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幸好有那个老爷爷帮忙。”

“你想得太简单了,子炎你给我记好了,在外面任何陌生人都不能相信,这是生存下来的本则,这类事情我之前遇到了不少,不过这一次可是头一次和平解决的呢。”上官元疾吐了口气。“毕竟是在敌国,不能惹出事端啊。”

“你以后还是少出手的好,你还说我,你那个‘一旦交手就不会逃跑的’坏毛病要赶紧改掉。”东方子炎说。

“少废话,我可是你的大哥!”

“你跟我一样大,比我早出生了几个小时而已!”

上官元疾叹了口气,“不扯了,还是先完成老师交给我们的任务吧!在那之前你要告诉我,你是不是真的会机械术啊。”

“会的,改装传话玉这种简单的机械加工,我几分钟就能改造好!”东方子炎往嘴里填进了一块肉干,那是他顺手从桌子上抓的。

“这应该是‘机械技工学’比较高等的技艺了吧!你仅仅是看书就掌握了么?可别说大话啊子炎!”元疾先是一惊然后又笑着说,“虽然我承认你们家族的男人天分都很高,但是炼金机械这种技术活,可不是你们擅长的。”

子炎莞尔一笑,“我怎么会跟你说谎呢!等会儿就看我的吧!”子炎竖了竖大姆指。不经意间的,他注意到了街上变得有些吵闹了,然后不出一会,就听见了有人喧哗。

“大家注意了!有两个孩子袭击了边境守卫混进城了,请大家配合守卫搜寻!!”人群那头有人用扩音器喊道,“我们怀疑是敌国的探子混进来了!警戒警戒!!现在展开全城通缉!!”

一股不祥之风挂起,元疾暗暗一骂:“该死,来得好快,看来在边境时我们没杀那两个守卫是错误的,子炎你的仁慈之心让我们惹上麻烦了!我们快走!”说完他跟子炎赶紧拐进了一条巷子,紧接着一阵脚步声和拉枪栓的声音就响起了。

“守卫大人!刚刚有两个小孩模样的进了巷子!”一个民众指着两人逃走的巷子说。

“是这条么!快!追!”

子炎和元疾在巷子里左右跑动,终于在一个巷子尽头停下了,“是死路!这墙大概有十多米高吧!就算是你也爬不上去啊!”子炎一拳捶在墙上。“那好,我们就杀出去吧!”上官元疾把帮子炎保管的火虬剑取出递给了他,缓缓的说道,一点也没有慌乱。

子炎拔出剑,看着赤红色的剑刃,他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了,“真刺激啊,想想就激动。”他靠在坚实的混凝土墙上,露出半个脑袋看向外面,“这么多人!巷子都要被挤满了!”

“而且还都配备了那种炼金枪械呢。”上官元疾冒着冷汗说着,空挥了两下风切剑,“不过我们应该乐观点,至少比上次被银翼黑纹虎追杀时要好对付的多啊!这次还有反抗的机会。”

“真佩服你的乐观,总之都是死,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分别罢了!”东方子炎笑笑,很少笑的元疾也苦笑了一下。

忽然,两人不远处的那堵高墙的另一面传来了什么人叫唤声:“小子们!想活命的话!就爬上来喽!!”

子炎和元疾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一根铁丝拧成的绳子从墙的另一头下来了。伴着追兵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子炎和元疾对视着,犹豫不决。

“再不来,老汉我可要走了!”那人又说话了。

“这就来!”元疾和子炎异口同声。

片刻之后,守卫们持枪紧接着赶到了死胡同口,看着里面一个人也没有,都傻了眼,守卫长更是和自己的部下大眼瞪小眼:“你不是说两名敌人跑进来了么!”

“我明明看见了,长官饶命!”

守卫长大骂几声,“再去别的地方搜!”

墙的那头,子炎和元疾趴在墙上,听见守卫们都撤了,又松了一口气。子炎转过身,扶了扶帽子,抬头笑着说道:“谢谢了,你······”东方子炎和上官元疾看着救了他们的那个人,立刻愣住了。

这个人叼着烟袋,长长的吐出一口青烟,微微一笑。原来是餐馆里遇到的那个老头子。

“你为什么···每次都帮我们?”,上官元疾警觉的把手中的剑握紧了,他皱着眉头:“不对,我应该问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故意在这里拦我们么?你是敌人还是······”

中牟县第二人民医院
柯桥区齐贤医院
沧州哪个医院去治白癜风
深圳治妇科病好的医院
九江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