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魔装 第七二七章 破相

2020-01-14 09:38: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魔装 第七二七章 破相

“阁下还是走吧,莫要逼我。”那穿着大红袍的中年人见苏唐没有离开的意思,不由皱起眉头。

就算是大圣境的修行者,判断也有出现失误的时候,因为苏唐从始至终都没有运转灵脉,所以那穿着大红袍的中年人以为苏唐最多只是个圣境。

苏唐没有理会那穿着大红袍的中年人,视线一转,落在了那只巨兽身上,随后轻声说道:“你身体里有一样东西,我必须要拿走。”

修行界的规则的确是简单明了的,谁的拳头大,谁就有道理,但不是每一个修行者都喜欢恃强凌弱,有的喜欢杀戮掠过,并能从中得到力量的快感,有的却能安守本分,不是自己的,便不会生出贪念,当然,如果属于自己的,有人来夺,那自然要舍命相拼了。

苏唐天性并不喜欢杀戮,但境遇往往把他逼到角落里,譬如说这次,如果换成其他灵器,或者是什么灵丹妙药,苏唐很可能选择视而不见,只要对方不惹他,他不会抢先动手。

但魔装不一样,他最开始得到了魔装面具,又接连得到了其他构件,最后在邪君台得到了万古浮生诀,从司空错那里学到了魔诀,他所获得的传承已经超过了当初的任御寇。

这是他的运道,绝不能让,哪怕要杀得血流成河,背负万千因果,他也在所不惜。

听到苏唐的话,那巨兽陡然变得激动起来,它似乎明白苏唐在说什么,八颗脑袋在疯狂的扭动着,并冲着苏唐发出咆哮声。

“既然这样,那我只能自己动手了。”苏唐叹道。

下一刻,无数旋流以及其突兀的气势绽放在天地间,让这片白茫茫的世界骤然变成了黑色,紧接着,苏唐挺起魔剑,如山岳般雄浑的剑劲狂涌而下,卷向那只巨兽。

“不好”那穿着大红袍的中年人发现苏唐竟然也是大圣境的修行者,脸色陡变,身形闪电般掠起,双手轻挥,两道白色的劲流卷向苏唐的后背。

其实苏唐早就知道真正的对手是谁,那巨兽尚没有突破大圣境,他用不了几息的时间,就能解决掉,而那穿着大红袍的中年人十有八九就是妖界燕云十八脉中的大妖

苏唐剑势一收,凝而待发,任由那卷来的劲流击中自己。

轰……苏唐的身形炸开了,紧接着,他在那穿着大红袍的中年人背后出现,蓄势已久的剑光全力斩出,卷向那中年人的后心。

在此同时,变异银蝗尖声嘶叫着向那巨兽俯冲而下,那巨兽立即把目标锁定在变异银蝗身上,其中一颗脑袋张开嘴,吐出一道白光。

变异银蝗震颤鞘翅,试图避开对方的攻击,但那道白光来势极快,瞬间便覆盖在它的身体上,变异银蝗陡然变成了一颗巨大的冰球,冰球内,受到冲击的护体神念剧烈的震荡着,把冰球染成了金色。

下一刻,覆盖在变异银蝗身上的冰层轰然破碎,它吃了些小亏,凶性反而更加膨胀,随后张开嘴,无数道乌光从它巨大的口嚼器中喷出,卷向那只巨兽。

那巨兽另一颗脑袋仰起,接着喷出一道风暴,风暴席卷而上,把变异银蝗喷吐出的乌光全部卷回去,如暴风骤雨般轰击在变异银蝗的身体上。

受到暴风冲荡,变异银蝗没办法稳住身形,翻滚着飞向高空,短短的时间内,便先后吃了两次亏,让变异银蝗怒发欲狂,当它能稳住身形后,居然继续展动鞘翅,越升越高。

那巨兽的八颗脑袋摇摆着,发出低沉的啸声,似乎在嘲笑变异银蝗。

事实上,变异银蝗并没有想逃走,当它的身体变成高空中的一个小点时,又折转向下,开始急速俯冲。

嗡嗡……变异银蝗的身形破空而行,发出震耳欲聋的呼啸声,呼啸声越来越强劲,距离虽然还有很远,但推开的气流已经影响到了海面,一块块浮冰竟然被莫名的压力挤进海底,海水也荡起了道道涟漪。

那巨兽见到如此威力,立即张开嘴,又吐出一道寒气。

寒气急卷而上,再次把变异银蝗冻成了冰雕,但冰雕转眼间便破裂了,变异银蝗继续向下方飞射。

那巨兽见势有些不妙,一个脑袋拼力吐出了风暴,不过,那股风暴也被变异银蝗轻而易举的洞穿了。

那巨兽向后缩了一缩,又一颗脑袋扬了起来,接着,一颗足有三米方圆的大石块从它口中射出,飞掠过数百米的距离,正迎向了变异银蝗。

轰……大石块被变异银蝗撞得粉碎,如此剧烈的撞击,只是让变异银蝗的速度稍微慢了慢,而且,依然有足够的距离,让它再次完成加速。

那巨兽有些慌了,又有一颗头高高扬起,接着喷吐出熊熊的火光,火光变成一条长达数百米的火龙,眨眼间便把变异银蝗吞噬在其中。

紧接着,变异银蝗穿出了火光,不停的震荡的护体神念,让它变成了耀眼的灿金色,凶狠的双瞳死死的盯着海面上那只巨兽。

此刻的变异银蝗,已化身为一颗急速坠落的炮弹,裹挟着巨大的动能,飞掠而下。

那巨兽突然放弃了攻击,向海水下沉去,但变异银蝗的速度一直在叠加,恍若一道金色的闪电,重重撞向那巨兽

那巨兽的八颗头本能的向周围避开,随后变异银蝗便撞在那巨兽的脊背上。

轰……海面上荡起一片惊涛骇浪,那巨兽笨重的身体骤然沉入水下,而变异银蝗则被高高弹起,它忽上忽下的乱飞着,如同喝醉了酒一般。

在另一边的战场上,苏唐也占据了优势,他已经先后与大妖打了几场,逐渐摸清了对抗法相的方法。

法相的攻防虽然都很强大,但并不是无懈可击了,作用在法相上的力量,多多少少会影响到大妖的本体。

所以,在那中年人释放出法相的第一瞬间,他便发出了如暴风骤雨般持续不断的攻击,而他这些天里得到了几颗妖元,让他的灵力大幅攀升,魔剑以荡尽山河之势,牢牢压制住了对方。

那中年人的法相是一只红色的巨狐,他的速度极快,但快不过苏唐,他的力量极强,也同样强不过苏唐,魔剑每一次轰击在法相上,都让他的身体剧烈颤抖一下,并不由自主的踉跄着后退。

大圣巅峰?现在做出的判断让那中年人心中惊惧莫名,人类连一个大圣境都没有,燕云十八脉不费吹灰之力便能横扫人界,当初是哪个王八蛋这样说的?

只是,现在不是回想的时候,他拼命运转灵脉,抵挡着苏唐的狂轰滥炸。

苏唐却是越打越畅快,所谓一力降十会,当他的灵力在妖元的滋润下,突破了临界点之后,原本让他束手无策的法相,也会变得如此脆弱。

以前他一剑全力劈下,大妖的法相不但能化解所有的力道,还可以立即发起反攻,现在的魔剑每一次劈下,都能让法相出现剧烈扭曲,他已占尽了优势。

这时,那只巨兽咆哮着冲出海水,追向在空中盘旋的变异银蝗,巨兽的脊背上,出现了一块如弹坑状的创口,鲜血从里面潺潺流出,剧烈的痛楚,让那巨兽彻底发狂了。

那穿着大红袍的中年人长吸一口气,他张开嘴,从嘴中吐出两点银光,随后他第一次迎着苏唐的剑光飞射而上,在两点银光掠向苏唐的同时,双瞳中突然变成了血红色,并且如漩涡一般在快速旋转着。

苏唐的神色随之变得茫然,手中的魔剑也僵停在空中,紧接着,那两点银光从苏唐身体中透过。

轰……苏唐的身体炸开了,随后他又从那中年人身后出现,扬起魔剑,卷向那中年人的后心。

那中年人早已有了准备,在苏唐出现的同时,他立即转过身,双瞳再次变成血红色,那两点银光也随之回转,迎向苏唐的剑劲。

下一刻,那中年人看到了苏唐面具上透出的红光,他的身体陡然化作了雕像,一动不动。

轰轰……那两点银光撞开了苏唐释放出的剑劲,随后悬停在空中,爆发出的轰响声并没能把那中年人惊醒,他依然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苏唐慢慢举起魔剑,把自己的灵脉运转到了极致,紧接着,魔剑顿了顿,以排山倒海之势卷向那中年人的红狐法相。

轰……那中年人的红狐法相扭曲了一下,旋即溃灭了,遭受到重击,那中年人才悠然醒转,脸上露出骇然之色,身形踉踉跄跄后退了几步,接着纵身而起,向那只巨兽射去。

“想走?”苏唐冷笑一声,身形急掠而上。

那中年人抢先一步落在巨兽的背上,巨兽倒是知道情势,明白那中年人和他是一伙的,没有阻拦,那中年人吼道:“莫要乱动,跟我来”

一道道古怪的灵符在空中出现,把那只巨兽和中年人笼罩在其中,接着一道耀眼的光芒闪过,那巨兽庞大的身躯莫名消失得无影无踪,中年人也不见了。

苏唐微微愣了愣,随后闭上双眼,全力启动魔之光,接着抬手向北方一指:“在那边,追”

长春哪个医院治疗银屑病权威
上海中大医院治病效果好吗
九江癫痫病在线咨询
长治男科医院排行榜
淄博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