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不朽道魂 第1199章 三大王牌

2020-01-14 12:00: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不朽道魂 第1199章 三大王牌

同一时间,北境蔚海星。

海赟看着面前的调查报告,脸色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他紧紧攥着手里的玉简,发出咔嘣咔嘣的声响,眼看玉简就要破碎四裂,一只白皙纤长的玉手却轻轻将它夺了过来。

海赟顺势抬头望向面前的青衣女子,对方脸上仍然是一片漫不经心的漠然,好似上次刺杀失败没对她造成任何打击。

“青煞,我可没有少你一枚星币,但如今都几个月了?为什么他还好端端地活着!”海赟强行压抑着心头的郁气和怒火,咬牙说道。

长着一张大众脸的青衣女子毫无波澜地回道:“海公子,我想你也知道天煞的规矩,在雇主主动提供信息的情况下,如果信息严重错误致使刺杀失败,由雇主负全责,大不了我退还你九成星币,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算了?我都等了快半年了,你现在跟我说算了?!”海赟极力想保持温文尔雅的姿态,可露出的笑容却显得分外扭曲。

青煞蹙了蹙眉,属于固元巅峰高手的气场丝丝缕缕地散发开来,压迫得海赟一阵窒息,她微微仰起下巴,眸光冰冷地道:“海公子不反省一下自己,难道还要将全推给我吗?之前我在邪方族本来另有任务,看在海家信誉度良好的情况下,我才勉为其难接了你这单,但你一开始可没说必须要我一个月内完成,结果我仓促之中还未来得及调查便动了手,没想到在邪方族的云承只是一个分身而已,这方面的失误,海公子承不承认?”

“我……”海赟被她压制得一阵气短。

“我还没说完呢,云承有分身秘法而你没有提前言明,这是一个错误。其次他体质特殊,居然能扛住黑煞之毒,你也没有相关的信息,这是你第二个错误。”

青煞居高临下地盯着海赟,冷哼一声道:“最后,刺杀只是一瞬间的事,但刺杀前的准备工作却需要几个月,甚至更久,我有个同僚为了杀掉一个固元巅峰高手,生生等待了七年才找到合适的机会,而雇主是没有资格对我的刺杀工作指手画脚的,尤其最忌讳限定时间!这是你第三个错误。”

海赟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有些难堪地道:“我还以为刺杀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二的青煞不至于连一个金刚武者都解决不了呢,看来我还是高估了你的能力,如果你杀不了云承,那直说便是,我另找他人!”

“他是不是普通的金刚境武者,我想海公子比我更清楚。”青煞瞥了一眼布满裂纹的玉简,面无表情地道:“另外,激将法对我没用。”

“那你到底想怎样!”海赟烦闷地道。

“这单作废吧,依照组织的规则,我退你九成的星币。因为一个拥有分身秘术的武者,相当于要同时杀几个人,而他的本尊还有一位真魂境魂师护着,这不是我能完成的任务。”青煞漠然道。

“所以你还是承认杀不了他了?”海赟冷笑道。

青煞不咸不淡地道:“除非你再加五千万星币,我可以想想办法。”

海赟怒而起身道:“杀固元巅峰武者都用不到这么多钱吧!”

“那就是你的事了,与我无关。”青煞转身欲走。

海赟努力克制着心头翻涌的愤怒,高喊道:“等等!”

“海公子还有什么事?”青煞头也不回地道。

海赟拿笔刷刷写下了几个名字,用巧劲一震,薄薄的宣纸就旋转着飞到了青煞身边:“杀不了云承,那就把他们杀了,我不信整不垮西联!”

青煞接过纸一看,上面赫然写着尼拉贝、水流苏(宫凝水的假名)、鬼巫师、澹小小、罗洄之等人的名字。

她运起玄力,手里的宣纸就嘭地一声化为了飞灰碎末:“海公子,你还是先调整一下自己的情绪吧,你现在的表现……就跟一个智障一样。”

“你……”海赟刚压下的火气腾地一下又冒了起来,他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冷静再冷静,随后才缓缓说道:“那就尼拉贝、流苏阁主和鬼巫师三个人吧,除了鬼巫师,前面两个修为都不足为虑,总价还是一千万星币,够不够?”

“只要你不再强行给我限制时间,干扰我的刺杀计划……”

“我就在这里等你的好消息,行了吧?”海赟沉声道。

“成交。”青煞飘然离去。

暗流,还将继续汹涌。

……

一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对玉凌而言,如果是闭关状态,这点时间随便也就过去了,但研究阵法的这一个月,他只觉得漫长如一个世纪。

虽然他早料到七品灵阵会很难,可没想到真正入手时,那铺天盖地的信息量几乎让他头晕目眩,可以说玉凌每天除了有一个时辰是在休息脑子以外,其他时间都在拼命恶补阵法基础。

可想而知,这一个月过的真的是昏天暗地,他这辈子都不想再来第二次了。

好在雪清泠足够给力,听玉凌本尊描述了一下情况后,立即从玉简里筛选出了两个合适的阵法,其中一个居然还是念羽白的大作。

事实上玉凌看到这个名叫无穷幻阵的阵法时,一段遥远的回忆立即涌上心头,让他浮起了淡淡的感慨。

那个时候,他们还挣扎在雪界的遗弃之地,玉凌勉强用上辈子的知识把真理塔中的雅戈族人忽悠过去,费尽千辛万苦才得以把冬末带走。

那个时候,莫零大贤者赞叹着莫比乌斯带的奇妙结构,亲手把纸带递给念羽白,让他以后试着把这个神奇的曲面结构解析为阵法,或许可以成为幻阵方面的一大突破。

那个时候,念羽白翻看着手里的纸带,毫无底气地弱弱应了一声,像是把这件事随便地抛在了脑后。

但没想到,时隔多年,他竟然还记得,他竟然……真的做到了。

按照雪清泠的说法,念羽白本来是打算将无穷幻阵作为久别重逢后的见面礼来着,后来听说雪清泠要去无涯星系找玉凌,就顺便把这枚玉简给了她,让她见到玉凌后,一定一定要好好帮他炫耀几句。

然而很不幸的是,雪清泠一转头的工夫就忘了(事实上她把念羽白的名字都忘了),直到玉凌提起阵法的时候,她才在空间戒指找啊找啊找,忽然在角落里找着了这枚玉简,然后也想起了某人的嘱托。

玉凌隔着一个星系,都能想象出那家伙得意的嘴脸,看来念小白的日子过得挺滋润啊。

由于早就明白原理,所以在三个阵法之中,玉凌最先学会的就是无穷幻阵。

接着他又费了十天时间,初步可以布置出雪清泠筛选的另一个阵法——寂暗玄虚阵,它本来的名字叫混沌无清阵,算是一个比较冷僻的御阵,采用混沌虚实变化之法混淆敌人的视线,并抵御攻击。而在玉凌和雪清泠的合作改造下,又融入了光字诀和寂字诀化暗一切的精髓,其他地方则有选择性地舍弃了。

于是最终出产的寂暗玄虚阵在单纯的防御力上或许不及混沌无清阵,但却融入了新的韵味,不会再有人把它和原版本联系起来了,就算是道宇星系的修者,不是专门研究阵法的恐怕也看不出来其中的猫腻。

最后反倒是林枢自创的云火坠星阵让玉凌折腾了半个月才弄会,毕竟无穷幻阵和寂暗玄虚阵的原理玉凌本来就懂,但云火坠星阵需要庞大的计算量以及过硬的阵法常识,就算林枢手把手指导,玉凌也感觉够呛。

不过撇开别的不说,林枢倒也不愧为阵法奇才,天知道他是怎么设计出这个灵阵的,也难怪南焉河有信心他可以夺得新秀组第一。连雪清泠都承认,她手头上许多七品杀阵都远远不如林枢的自创阵法。

等到灵阵交流会前一天,南焉河来验收成果的时候,林枢还为玉凌说了不少好话:“我觉得云先生很厉害诶,他之前好像没怎么接触过阵法的样子,但这才一个月,都可以举一反三了。”

“看样子是被盟主职位耽搁了的阵法天才?”南焉河挑了挑眉头笑道。

“南王陛下别取笑我了,我对这个真没什么兴趣。”玉凌苦笑了一下,阵法之道可谓博大精深,穷其一生都不够钻研的,一个人的精力终归有限,他能短时间内搞定三个七品阵法,多半是依靠身为魂师强大的记忆力,以及一心多用的推衍能力。

不过折腾了一个月,玉凌确实长进了不少,再看其他七品灵阵的时候,好像也不那么难了。

南焉河还没说什么,林枢就遗憾地道:“这样啊,那真是太可惜了,其实我觉得云先生要是愿意入行的话,假以时日一定能有所成就的。”

南焉河不由笑了笑道:“你当谁都跟你一样,一天只用研究阵法,恨不得媳妇也不娶,这辈子就跟它相依为命。云盟主可是大忙人,他愿意花这么大心力帮忙,朕已经够感激了。”

北京眼耳鼻喉医院专家号
石家庄九州医院专家号
吉林治疗龟头炎方法
江西妇科专科医院
邯郸治疗睾丸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