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三境传奇 第四章 D

2020-01-13 21:35: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三境传奇 第四章 D

我打算去顶楼平台,以便在制高点观察学院周围的状况。爬上去后发现,已经有同学三三两两地靠在平台边缘,对着夜色下方的虚空指指点点。他们大多穿着和刚才一样的晨衣,可能还没回过寝室,但奇怪的是女生们似乎都重新上了妆。

有些人视力很好,比别人更早看见由远及近的点点火光,正是岛民们举着火把或拎着风灯在黑暗中缓缓走向学院。

“为什么不用手电?”我好奇地问旁边一个披着淡紫色绸缎晨衣的金发女孩。这座岛上明明是有电气设施的。

“这还用问?”她惊讶地转过脸,视线飞快地在我全身上下扫过,了然地笑笑,说:“因为栈道快开放了,岛上禁止使用与电有关的一切设备,防止气旋受到干扰。”

“可是,学院里不是有电吗?灯还开着。”

她忍俊不禁,用细白的手指象征性地掩了掩花瓣似的小口:“考试刚开始的那天,学院就已经断电了,维持运作的是‘动力’。”

我傻傻地问:“‘动力’是什么?”我咋从来没听说过。

她耸耸肩:“大概算是魔力的亚种?是一种比电更纯净的能源,而且不会产生电磁干扰。”

我怀疑地打量着平台门口的白色灯柱,稳稳地放着光,看起来和平时没有任何区别。真的没通电?

“你分辨不出来?”轮到她好奇地问我。

“嗯,”我还沉浸在第一次听说“动力”的新鲜感里,“有什么区别吗?通电的灯和通‘动力’的灯。”

她咯咯笑了起来:“一般不会用‘通动力’这个说法,嗯,怎么说呢,动力不会产生多余的热量,而且通电的话,有一种微微的噪杂感,启用动力的话,就很安静舒适。”

这也太玄乎了,她说的感觉我完全没有体会,只能敬畏地望着她。

她仿佛从我的眼神中得到了某种满足,露出优雅的微笑:“多接触一段时间,习惯了,慢慢就能分清了。要知道有很多炼金材料是不能接触电磁的,在动力环境下就不会有危险。王宫、神邸,还有城里的某些高尚场所,都是全动力的。在动力环境下待久了,有助于提高魔法敏感度。”

什么“魔法敏感度”,我也是第一次听说,喃喃道:“这我可是一头雾水了。”

她宽容地呵呵一笑:“你似乎不是贵族?”

“嗯,我是一年级的席拉?塔拉,来自平民家庭,我家在维斯特米尔最西边的小城图灵。”

“我也是一年级,索菲亚?杜瓦,来自梅岭的杜瓦庄园。”

我不了解梅岭,更没听说过什么杜瓦庄园,只好谨慎地笑了笑。

她大概误会了我笑容中的含义,微微一哂:“你一定在奇怪,为什么出身杜瓦庄园的我没有收到葛罗公爵的婚宴请柬。”

又来了。我心想。这几天,没收到请柬的小贵族同学们几乎是一逮着机会就跟别人解释这件事,晚餐的时候我已经听过三个不同的版本了。

想归想,我脸上还是挂着适度好奇的友好表情等她继续。

“是因为派系不同。”她庄重地说。

“派系?”

“是的,葛罗公爵是你们维斯特米尔上国的财政大臣,这次邀请的主要是上国和诺森大公国的贵族,我们伊丹大公国与上国关系最远,所以只象征性地邀请了地位最高的那几位,”她朝一个方向努了努嘴,显得十分娇俏,“可惜,人家根本不放在眼里。”

“谁呀?”我顺着她的视线望去。

“当然是维兰?d了。”

“哦?”我第一次听人谈起德加尔的身份,立时竖起了耳朵,“他到底是什么人?”

那人果然正远远地倚在平台另一边,周围半径七八米内无人靠近。他穿着浅色衬衣和深色长裤,微微弓着背,衣袖高高挽起,一边吸烟一边盯着茫茫的夜色,显得既傲慢又动人。不知为什么,我总感觉他有些焦躁不安。

杜瓦有点入神地看着他,听见我问话,好像被扎了一下似的震惊回头:“你竟然不知道?”

“呃……”因为我一直没机会同贵族同学探讨这个问题。

“好吧……也难怪,他这种级别的人,平时根本不会在媒体抛头露面,”她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同情地看着我,“你们不知道也情有可原。”

我点点头表示理解。就像名牌,街头大爷都知道的,往往不是最珍贵的。

“他是伊丹大法师的独生子兼继承人,也是储君。”

大法师我是知道的。人境的三个国,维斯特米尔、诺森、伊丹,每个国除了元首,也就是王或大公以外,都各有一位大法师,掌握着至高无上的神权,相当于副元首,却几乎从不露面。媒体在偶尔提到这三位大人物时也只会用“维斯特米尔大法师”、“诺森大法师”、“伊丹大法师”来分别称呼。我从来都不知道他们的姓氏、长相之类的信息,甚至一直以为大法师都是像祭司一样过独身生活的。听杜瓦的意思,难道大法师不但可以有家庭,而且后代还能列入王室?

“当然不是,”她颇有耐心地解释,“君权和神权一般都是分离的,维兰?德加尔是个例外。他母亲是伊丹大法师法米亚?德加尔夫人,父亲是伊丹大公,虽然他跟母亲姓,但大公只有他这一个儿子,所以他将来既是大法师,又是大公,伊丹的君权和神权将集于他一人,这可是前无古人的。”

我想起刚入学时见到的德加尔母子――那位冷艳的贵妇竟然是伊丹大法师?堂堂大法师竟然亲自送儿子报到?……回去可得好好跟爸妈讲讲这个八卦。

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维兰?德加尔是大法师的儿子,也就是说……他可能……不是普通的人类?”

我不由得开始恶趣味地幻想,他屁股后面或许有尾巴,配上他那张脸……唉,虽然惊悚了些,不得不说还是有点萌的。

杜瓦高深莫测地笑笑:“他拥有最高贵的血统。”

“是……什么血统?”

“这怎么能问?”她责怪地白了我一眼,“血统都是家族秘密,能藏则藏的。”

“哦。”我应了声,有些怀疑――其实是你根本就不知道吧!

杜瓦是个敏感的姑娘,很快就猜到了我在想什么,气咻咻地说:“有的血统一眼就能看出当然没办法,但因为所有的种族都有自己的弱点,为了防止被人算计,能隐藏身份的,都不会到处宣扬。”

“哦。”我真诚地应声。看来你的确不知道。

“呵呵,”她忽然妩媚地一笑,“你能看出我的血统吗?”

我看着她勾起的嘴角,了然地顺着她的意思道:“莫非……是精灵?”

“呵呵呵。”她更加得意地掩着嘴笑,没有回答。

我在心里叹气,刚刚还在说血统都是能藏则藏的,姑娘你这是干啥?非要暗示人家“我这精灵血统藏都藏不住”,来绕着弯儿夸耀自己的美貌。看来,女孩子的虚荣心远远大于警觉心,贵族的女孩子也是一样。

我当然不会真的以为她有精灵血统。就算她真的“有”,这份血统一定也已相当稀薄,否则,她又怎么会站在这里跟我这个平民说话。

“恶,文森特那个贱人,又想勾引d了。”杜瓦忽然刻薄地说,一边悄悄朝德加尔的方向挪动。

我也跟了上去,同时看见一个黑色长发的姑娘如弱柳扶风般飘着靠近德加尔,倚在距离他不到半米远的平台护栏上。

夜风吹起她的发丝,还有她接近半透明的白色晨衣;她状似略带忧伤,纤纤素手有意无意地拢着耳边的碎发,拢着拢着,脖子轻轻转动,自然而然地,让她的小脸以一个巧妙而优美的角度仰望着维兰?德加尔,然后她露出微微惊讶的样子,继而微笑起来,仿佛偶遇。

德加尔始终保持同样的姿势,盯着夜色一脸苦大仇深状吸烟,甚至没有看她一眼。

那姑娘见他没反应,目光便追随他的视线也投向远方的夜色,幽深的黑暗中除了点点火光什么也看不清。

“唉……真是可怜的人。”她半是明媚半是忧伤地说。

德加尔终于有反应了。

“什么。”他用一贯的干脆语调说,因为简短,听上去有些严厉。

姑娘似嗔非嗔地看了他一眼,道:“我是说,这些农民,无法保全自己,只能托庇于我们学院,一生性命系于人手,岂不是很可怜?”

德加尔轻蔑地说:“你以为你比他们好多少?”

那姑娘被他当面奚落,脸上一僵,终于没有发作,只微微一笑,含蓄地辩白:“我们这样的人,虽然常常也会遇到无可奈何的事,但总算有更多选择,而且,只要潜心钻研,将来就算遇上魔人,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办法,不是吗?当然,维兰你是不一样的,”她话锋一转,温柔缱绻地看着德加尔,“你是天生的王者,这些小人物的挣扎,在你看来或许是毫无意义的吧。”

这马屁拍得虽不算标新立异,倒也中规中矩,不过对着德加尔这种阅历丰富的耳朵,显然没什么效果。他掐灭手中的烟,随意扔到一边,弓背低头瞪着那姑娘,恶狠狠地说:“你又知道什么?”

姑娘在他严厉的瞪视下有点瑟缩,意识到也许现在德加尔并不想跟人交谈,便偃旗息鼓,知趣地退开了。

德加尔收回目光,从口袋里摸出一只银色的小盒子打开,抽出一支烟重新点燃,又恢复了刚才的姿势不知在想什么,从他锅底般的脸色来看也许是在诅咒整个世界。

一直屏息观察的杜瓦这时终于轻嗤:“哼,想把血混进王室,也得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

我心里转的倒是另一个念头:以维兰?德加尔这种恶劣的性格,一定会处处树敌,将来要怎么治理国家?这男生怎么看都不是个精明的主儿,真是白长了一副好皮囊。

南方医院泰成逸园分院在哪里
京都儿童医院能用医保卡吗
亳州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梅州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
广州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