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苍雷的剑姬 第875章 兄妹一场,照片送你了

2020-01-13 23:14: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苍雷的剑姬 第875章 兄妹一场,照片送你了

曼提乌斯族的移动要塞虽然拥有相当坚固的护盾,但护盾终究没可能连海面之下的部分也给包裹起来,它所保护的仅有海面以上的部分。因此艾蜜琳娜原本的计划是她单独一个人从水下绕过护盾钻进去展开潜入行动,携带的护盾破坏者——先不管这个恶俗的名字是哪位大虾起的——那把听上去功能威武霸气吊炸天的武器只不过是为了方便女孩逃脱,这丫头从一开始就未曾考虑过正面强攻,她是打算认真执行潜入任务的。

至少,在金发少女发现我能够s成某只哥特病娇双马尾之前是这样。

然而悄悄的进去开枪的不要的艾蜜琳娜终究不是那一个大招能毁掉半条街的极品马猴烧酒,更不符合女孩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性格,在她看来只要可以从正面一脚踹开门杀进去就完全没有必要偷偷摸摸的走后门绕路,毕竟那才是最节省时间和精力并且不用过分浪费脑细胞的正确做法。

也是身边那些各种跟不上节奏的队友以凡人的智慧也能够彻底理解不用担心他们会莫名其妙满头雾水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从而各种梦游的做法。

没错,那个会经常梦游的人就是天天吵着要洗洗睡的我。

艾蜜琳娜决定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缩短时间,在要塞进入蛤蟆们的位面之前就搞定一切然后在敌人的火力欢送下潇洒离去,从而避免了被困于敌后的危险。即便是这丫头,在完全联系不上大部队乃至不确定救援是否能够及时抵达的情况下,她也会感到紧张的吧。否则女孩又何必特意请白莲帮助我恢复精神力?

不知道她会不会真的有感到害怕的时候见到蜘蛛除外,趁机把她搂进怀里抱着蹭蹭又会怎么样?哪怕待会被揍成猪头咱也认了,遇到可以将艾蜜琳娜抱住的机会对我而言简直比中头彩还难。

尽管以前曾经有抱过她……但那并不是以蹭油水为主要目的,根本不算数——毕竟我如果真心想要吃豆腐的话,如今就不会站在这里而是躺在地里了。

不过,也许以后能够找找机会?

“哎,竟然没有听到白莲给咱哼的歌。真是失策。”感到懊悔的本人迅速整理着心情开口说道,“那么艾蜜琳娜,在我想来你是打算迅速解决战斗咯?这个我同意,跑去蛤蟆的世界里旅游什么的。简直不要太刺激。”

“只是想尽量避免出现这种情况而已,你也不希望在那个鸟不生蛋的鬼地方待上不知道多久的吧?”

此时不作死更待何时!我果断眯着眼睛摆出一脸邪恶的表情凑到了艾蜜琳娜的面前伸手就要去摸她的俏脸,当然咱只不过是在做样子而已,并没有真的打算去摸:“大丈夫,有你这样的美女相伴哪怕在那里呆一辈子咱也愿意。”

令咱目瞪口呆险些惊掉了眼珠子的是。金发少女竟然微微低着头脸红了一下,娇柔可爱萌萌哒得差点让我以为看错了人;不过她很快便重新恢复成优雅淡然的公主形象,随手捋着长长的马尾辫撇着嘴道:“那边可是没有办法上的哟?”

一把红色的长枪从天而降,径直狠狠刺穿了本人的胸膛。口中喷出几十两献血的我完全没有丝毫反驳的话语乃至力气,瞬间如同死鱼般趴在了地上泪流满面外加动弹不得,就差全身褪色灰白化了。

只有这个是绝对不行的!

“你刚才莫不是在想只有这个是绝对不行的吧?”艾蜜琳娜低着头用鄙夷的眼神瞅着冷汗涔涔的本人说道,“脸上的表情太明显了。”

“说好的作死装逼就这样被轻松化解掉了,你偶尔让我刷点好感度又不会引发什么flag事件,何必没事就拆台呢?”

谁曾想女孩闻言却是鼓起了腮帮显得有些不满,接着弯腰用力捏住了我的耳朵:“为什么我非得让你这样的家伙刷好感度不可啊。整个人都鶸得要死不说还是个超级绅士,给我个理由先!”

因为你是天降之物而我则是被你天降的……感觉真会死人的样子还是算了吧。

“唔嗯,理由吗?”我坐回位置上后眯起眼睛手抚下颌煞有介事道,“作为对胖次事件的补偿?”

不出所料的拔剑出鞘,当然我也是轻车熟路地祭出了本人的空手接白刃技巧。

“别别别,刚刚那真心是在开玩笑。”我一边努力架住女孩的爱剑一边讪笑着说道,“另外艾蜜琳娜,打完这局啊呸、是说这次战斗结束之后你便有可能要回去了吧,以后有时间还会过来看看大家的么?”

“这不是我能决定的事情,尽量吧。”艾蜜琳娜脸上的表情立刻变得复杂而纠结。显得很是咪疼的样子,“具体要看母亲大人接下来是怎么安排的,虽说她的选择同样不是很多。不过周翼,你问这个做什么?”

说到底仍然是个女孩子。在这方面挺敏锐的。我本想随便搪塞过去,但转念又放弃了这个打算,准备试探这丫头一下:“嘛,怎么说呢,毕竟和你这种级别的美女相处了如此长的时间,突然就走了绅士的咱可是会寂寞的。嗯。也许应该趁现在找机会偷拍某些福利相片好在以后空虚的深夜里……加大力道是要闹怎样,你是打算砍死我吗喂!?”

“你个变?态给我去死上一万次啊!话说你该不会真的有偷拍我吧,快把拿出来让我检查!”

不过女孩这么一说反倒启迪了我,让本人顿时有了一种茅塞顿开拨云见日的感觉:“对喔,如果是蓝羽的话,里应该有不少她的照片。谢谢你,艾蜜琳娜,正好提醒了我。”

“……哎?”

毕竟和金发少女是在闹日常,这里还是先处理那只天然呆的事情更为重要。我忙不迭把掏了出来,然后开始在里面寻找和蓝羽学姐有关的照片。毕竟是较为亲密的前辈,又是社团部长,想来应该会有她的照片才对。

艾蜜琳娜收起爱剑主动在旁边坐了下来,开始陪着我一起看:“你果然还是在纠结蓝羽的事情么?”

“嘛,忘记一个和自己很熟的人。这种感觉毕竟很不好。”我果然很快就发现了几张黑长直的照片,看起来似乎是在社团活动室里品茶时拍的,艾蜜琳娜和刘涛时不时在她身边客串背景人物,“找到了。不过怎么都是在活动室里喝茶啊,来几张单独出来约会的好不好?”

“相信我,周翼,如果你真那么做了梅姐绝对早就已经把你给撕碎了。就算梅姐没有那么做,你也绝对不会拉着蓝羽拍照留念。而只会将她拉进旅馆探讨人生意义以作留念。”

“桥豆麻袋,在你眼里我真就那么糟糕!?”

金发少女沉默了大约数秒,接着竖起食指正色道:“不,你其实没那么糟糕。只是蓝羽的天然呆性格太过没有防备,而你的定力又太差了一些。”

“定力不够还真是对不起了,另外咱定力不够你和我坐这么近真的大丈夫?”

宝剑重新出鞘,只是这次没有袭向本人的头顶,而是架在了我的脖子上。

“……当我没说。”

满头黑线的本人只得乖乖继续翻动相册,里面能找到宝贝妹妹梦云的照片、我的无聊自拍照、露茵强行抢镜头的照片,甚至还有白莲赠送的和海报没差的几张照片。当然也包括了穿着便服貌似在起居室里的蓝羽学姐的照片,多多少少让我注意到了缺失的那部分记忆。

当然如我之前所说,咱并没有拍摄艾蜜琳娜的照片,她在其它照片里都是以路人身份出现的——原本应该是这样的……

意外的是,在翻过白莲的照片之后,原本记忆中这是最后一张,谁曾想我竟然在屏幕上看见了一张艾蜜琳娜在她的房间里只穿着她所喜爱的蜂蜜色内衣正在套睡裙的照片。

尽管角度不是很好,但女孩那白皙的肌肤和姣好的身材全都一览无余,直让人看得怦然心动。

时间在那一刻停止了,空气也在那一刻凝固了。不过我知道这仅仅只是本人的错觉,下一秒咱的脑袋便是打着旋飞上半空都不会有半点奇怪的!

“周翼。”很明显身边的金发少女在拼命压抑着自己的怒意,恶狠狠地从牙缝里向外面挤着字道,“解释。”

哪怕说错一个字也绝对是瞬间血溅五步的下场。我敢拿不知不觉中早已经躲出几米开外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毛球打赌!

“女侠饶命,小人真心不知道这张照片是从哪里来的啊!”风中凌乱的我此时除了泪流满面也就只能冷汗涔涔了,“噢不,先等等,后面好像还有一张。怎么会是梦云的?”

相册里最后一张的照片上,宝贝妹妹顽皮地歪着脑袋用右手两根手指摆出了字造型。左手则举着一块纸板,上面似乎写着些什么。

兄妹一场,好不容易偷拍到的艾蜜琳娜福利照片就送给你使用了,笨蛋老哥要注意身体哟?

你这样弄我真心要注意的不是身体而是小命啊好不好!

不过总算是让我找到了替自己开脱的借口:“你瞧,这全是梦云那丫头在故意搞怪,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艾蜜琳娜缓缓地把爱剑收了回去:“也对,如果你知道这件事的话是根本没可能把照片翻出来的。那么把它给删了,现在、立刻、马上!”

“呀,我总觉得留着会比较好。这万一哪天绯雪要跟我再签个契约结果不小心把你给忘记了该怎么办?”

由于本人是嬉皮笑脸的样子看上去一点也不严肃,所以很快便被金发少女给抢走了。再还回来时,那张对于青春期男生来说诱惑度爆表的福利照片已经彻底的从里消失了。

不过没关系,我有预先进行脑内保存的!

艾蜜琳娜微微侧着头十分认真地瞅了我半晌:“也许你的大脑也应该让我用力敲打几下清理清理记忆?”

你是哪里来的能够读人心的恶魔吗!?那条遗传自母亲的再漂亮的裙子也藏不住的黑色三角尾巴已经露出来了喂!

好在负责驾驶飞行器的机师及时出现打断了这有着脱线迹象的日常,他推开舱门直接走了进来:“公主殿下,我们马上就要抵达了……呃,当然再去别的地方转个十多分钟也是可以的。”

这位仁兄绝对是看见艾蜜琳娜和我靠得很近、并且又略显俏皮地歪着头似乎在说些什么悄悄话的样子结果误会了吧。

“不用,直接在战舰上降落吧。”金发少女多半也是意识到了不妥,抚着裙边重新在我的对面坐下道,“前线那边有没有什么新的变化?”

“暂时没有,只是敌人对我们的侦查行动做出了主动回应,双方的斥候正在互相撕逼——不用怀疑,这是女王陛下的原话。”

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是说有什么样的领导就有什么样的下属,我们和节操如此欠费的一个联盟建交真的不要紧吗?

不过当那艘被金发小女王派过来的空中战舰出现在本人的视线内之后,我觉得那种事怎么样都无所谓了。是的,战舰终究只是战舰,永远不可能和要塞比大小,也没可能和约伯号那样的超级兵器比体重——可,谁规定说战舰就不能造得很大啦?

看着眼前足以把我们的航母放在前甲板上当遮阳伞的庞然大物,我特喵的只想说联邦那群疯子特意把约伯号拿出来秀果然不是脑袋抽风了——人家分明是被刺激的!

尽管这艘船的名字实在太那个啥了一点,路过的酱油众指的明明是我这样的战5渣才对吧?丫的这么大个在战场上打毛的酱油,被敌人第一时间集火还差不多。

在战舰专门停泊小型飞行器的区域内,和艾蜜琳娜一起走下飞机的我见到了蹦蹦跳跳着带领十几号人迎了过来的某金发小女王。

突然间感觉鸭梨山大了起来……未完待续。

山西省襄垣县中医医院
抚顺市第三医院
海南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唐山较好的白癜风医院
兰州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