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末世发展 第387章 拯救自己

2020-01-14 19:10: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末世发展 第387章 拯救自己

宁彬彬耳尖,听到一个人说话,和那个递给他绳子的特种兵声音一样,“报告总司令,杀错一个人,宁彬彬还活着,我刚才看到她上了山崖,询问了她前面的那个兵,他说爬山脊的时候,感觉到绳子紧了一下,然后突然松脱,当时他站立原地不动,等了一会儿,还没动静,正准备给前面发出等待的信号,绳子又被拽动,所以他判断他身后兵应该坠崖了,然后相隔一个的兵递补上来。。。我按照之前宁彬彬的位置计算的,把她后面那个兵错杀了,天黑,都罩着雨衣,没看准。”

“我们这个营地要被地下基地群知道,咱们会十分危险的,派双岗严格监视她,不要让她对外发出情报,你先下去,。”有人回答道,听上去是总司令李强的声音。

宁彬彬惊得小便哩啦一裤子,晃晃荡荡摸索着回到队伍里,有个兵摸到每个兵身边,张望一眼,直到看到她回来,若其事扫了一眼,宁彬彬不敢有什么动静,木木呆呆被拉着搭建好帐篷,蜷缩成一团。

话说时值末世,能活下来的,除了那种运气好到令人发指的幸运儿,剩下的几乎是些身体、脑子出è的硬家伙,如果打不过、打不过,动脑子又没法适应丧尸、动乱中的人,如何能活下来?

宁彬彬过了半晌,悉悉索索伸手端起变凉的热水,一口灌了下去,起身脱了湿衣服,弄了条湿毛巾擦了擦身子,又换了身干衣服,放下身上所有的武器装备,每个人必不离身的锁子甲也卸了,仔细的抹了点口红,严密的罩上雨衣,然后推醒同帐篷的女兵,大声说道,“我去找老乡聊会儿天,一会儿就回来。”

女兵睁着迷迷糊糊的双眼,问道,“找哪个老乡啊?”

“主席,俺济宁老乡。”

“嘿嘿,帮助首长去啦。”女兵乐了,“顺便给我也弄点好东西回来啊。”

宁彬彬掀开帘子走了出来,她心里有了影儿,加之耳朵又尖,能感觉到有人跟在她身后,她不去理睬,大声和女兵对话,是要告诉他们自己要做什么,如果自己不回来,会有人找自己,得莫名其妙丢了xing命。

话说这年头活下来真不容易啊,她朝着营地中间摸去。

她的想法很正,常规营地,中间肯定是头头的。

摸到了营地zngyāng,又略一摸索,尽管密不透光,还是感觉到眼前的帐篷比一路上见到的都大,摸到帘子,闭眼,深呼吸一口,掀开,里面还有一层,灯火管制,早就考虑到不能熄灯情况下,如何不透光了。

宁彬彬正待把身后的帘子遮挡好,早有人在身边低喝一声,“谁?”一杆枪已经顶到了脑门上。

“是我,找主席的,我是他老乡,”宁彬彬干巴巴答道。

“你先等下,”枪口并没有放下来,有人速给宁彬彬搜了身,又在宁彬彬身边地面检查下没有什么不明物体,遮掩好外面的帘子,然后撩开内层的帘子,一片蜡烛的光亮顺着指挥部的热气传了过来。

宁彬彬往里面看去,指挥部生着一个简易的大火炉,几块石头围着松木篝火,几个兵在烤衣服。

过了一会儿,jing卫回来了,“脱了雨衣,进来。”

李峰毅在一个小帐篷里单独接见的宁彬彬,李强已经汇报过宁彬彬的事情,他不想让端怀疑同志的事情被太多人知道。

李峰毅仔细打量着站在面前的后一个嫌疑分子,宁彬彬涂着淡雅的口红,五官jing致,身材丰满,嫩的滴水,她果然在滴水,大雨倾盆,淋了一路,早灌了一身,不滴水反而邪乎了。

“主席,”宁彬彬知道死活看眼前一把了,一咬牙说道,“我不是间谍,还请主席明察。”

既然打开户说了亮话,李峰毅也反问道,“哦,你说说我用什么方法明察?”

宁彬彬被问住了,思索一下,又说道,“我知道有坏人在害咱们,我愿意接受严格的的审查,请主席给我一个机会。”她哭了。

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着说道,“我加入值守排晚,是因为部队转为长期驻守基地群,香炉峰哨点驻兵增多,而原来的女兵人数不够,为了解决驻军生活问题调配的。”

李峰毅知道所谓的解决生活问题,其实是解决军人们打炮问题的一个文雅说法,交通瘫痪之后,原来的跨地区,比较温柔的交互xing解决方法失效了,所有问题必须也只能就地解决,转入地下基地后,各哨位轮值周期增长,驻守人员增多,做为高度理xing化,高度需要打炮的人类来说,不管愿意不愿意,不管道学不道学,遇到问题必须就地解决问题,不然生起内乱,只会人类自己毁灭自己了。

转入地下基地后,各哨位增加女兵的命令还是自己和参谋部门、后勤部门反复讨论多次后,一方面不能削弱战斗力,尽管以热兵器为主,扣扳机不用什么体力,搬抗药还是个重体力活,女兵毕竟不如男兵有体力,另一方要能顶住男兵的战斗力,调查结果很是大弱男兵士气,一个女的可以应付很多个男的,有人举例,以前有艳星,一天能对付几百个男的跟玩似的,当然男人们不能动粗,动粗的话,可以参考古代皇帝一个男人动辄拥有几千上万**妃子。

初步按照重点哨位男女兵10:1的比例下达的,既让男兵有了宣泄渠道,又不至于让女兵伤病不起,为此基地里很是一番动员工作,当然不会明着号召大家诲yin诲盗,而是号召大家发挥人类团结友爱jing神,互相帮助,共同度过人类难关。

李峰毅想到此,叹口气,“女人不容易啊。”

宁彬彬听到这么体贴的话,一方面心情放松,一方面想起自己的末世前后两重天的境遇,放声痛哭起来,说着伤心往事。

李峰毅上次和她谈话,她主要从末世后谈起的,当时小姑娘已经15岁了,经历悲惨但放在末世后别的幸存者基地普遍加悲惨的人们来说,属于很普通,起码没人活生生割她一个**只为吃口鲜肉,末世五年了,19岁的大姑娘从她末世前的生活谈起,听得李峰毅摇头摆尾,深深同情。

宁彬彬末世前家庭环境优越,不是一般的好,小姑娘立志要当西方国家普遍推崇的名媛,德智体美劳面发展,尤其发展了西方贵小姐道德,正统的贵小姐道德,不是那几个西方富二代浪妇的道德观念,她钢琴演奏过了七级,一口英语托福考过了110分,总而言之就等高中毕业去西方读大学,然后找个西方白马王子,从此过着幸福乐的生活。

然后末世了,然后被被特委会救了后,自己也没有自暴自弃,积极投身社会的工作生活中来,对领导安排的工作从来不嫌脏,不嫌累。

哭诉着,宁彬彬慢慢伸出手来,隔着锁子甲抚摸着李峰毅的小弟弟。

李峰毅当时倒吸一口冷气,冷气从喉咙窜上去,热血却往下走!

吃饱喝足,帐篷里又暖和,正是饱暖思**的时候!

合肥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大丰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大庆看癫痫病要去哪里好
西宁牛皮癣医院哪家好一点
沈阳哪个医生治白癜风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