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剑魂王座 第046章 去见丈母娘

2020-01-14 19:16: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剑魂王座 第046章 去见丈母娘

事情已了,顾家七个长老开始排查有哪些人得知今晚的事情,并一一警告他们必须严守秘密。

顾婷的母亲宋君婉和杜星彩两人意味深长的抛了一个眼神给千信。意思不言而喻,你敢乱嚼舌头,我俩就棒打鸳鸯。

顾婷脉脉含情的碰了碰千信的手背,然后脸上晴转雷震雨,狠狠的瞪了赵婵琳一眼,转身进屋了。

千信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中不由得感叹:顾婷怎么就没学到她母亲的优点呢,要是她和赵婵琳也能像长辈们那样相亲相爱……嗯,似乎她们两个磨镜也挺让人接受不了的……

以往咄咄逼人的赵婵琳,此时却表现得像个温婉小妇人。她无视顾婷的威胁,陶醉的趴在千信的胸口,声音嗲得腻人:“千信……”

听到这妖精的叫声,千信就觉得好蛋疼。发骚也不分场合,顾湄还站在旁边呢。

低头看了一下胸口还糊着一层被顾婷捅出来的牛血,他促狭的笑道:“你现在不嫌我身上有牛血了?”

“不嫌!”赵婵琳摇着头,又深情款款的看得千信浑身发毛。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千信心里很没底。她这样子比直接上来干那事还可怕!就是提出要给她一场婚礼而已,不会就那么感动吧?

赵婵琳脑袋顶在千信胸口,不住的蹭着:“千信,谢谢你!我就知道你最疼我了。我以后一定会和顾湄好好相处的……和顾婷也会好好相处的。”

女魔头赵婵琳突然间的温柔,那贤淑劲儿,千信果断受不了。

突然他猛的一激灵!这哪里是秀贤淑?她分明是扮大妇范儿呢!

心机婊!

千信看到顾湄在旁边等得不耐烦了,连忙拍拍赵婵琳的肩膀,让她停止表演:“今晚你也吓着了吧?快回去补觉!睡眠少了,人老得快的!”

“你不跟我回去呀?”赵婵琳双臂直接圈住了千信。

顾湄忍无可忍了:“你们两个,差不多也就够了吧。这是在外面呢,没羞没臊!”

赵婵琳这才松开千信,抛给他一个媚眼:“那我回去等你哦!”

千信连忙跑到顾湄面前:“顾湄,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没什么。带你去见我娘!”顾湄吐了一口气,好似下了一个大决心。

见家长?千信懂了,老实的跟顾湄走着。

走了十多分钟,千信不自在了:“顾湄,到底有多远啊?”

顾湄抬头看了看四周的环境,不确定的说道:“我以前没来过这边……嗯,我不太认识路。走到山下的直道应该就知道怎么走了。放心吧,走到我娘那里应该正好天亮。她也该起来了。”

千信抬头看看天空,东边连鱼肚白都还没有呢。难不成要走两三个小时?

顾婷家所在的庄园在一座小山上,那传说中的直道,现在还没看见影子呢。

想了想,貌似那个长老半跑半飞的去接顾湄,来回也花了一个小时的样子。现在庄园里的载人马车已经休息了,像他和顾湄这么步行走过去,还真的至少要两个小时。

这丫头,能更不靠谱一点吗?居然要走过去?

千信赶快掏出幻风王子剑:“上剑来,我们飞过去吧。”

“这么窄的剑,能站稳吗?”顾湄苦着脸。

千信等的就是这话,立刻说道:“我抱你就好了。放心吧,我是剑魂,还能从自己的剑上面摔下去么?”

顾湄羞红了脸,还没来得及拒绝,就被千信一个公主抱举了起来。

踩到剑上,剑体猛的一沉,千信不由得暴布汗。这丫头还真不轻,一米五的个子,都110斤了吧。

千信的血魂之体重量非常低,装了那么多牛血,也才十斤左右,但是加上顾湄,重量一下子就翻了十倍不止。这下剑体速度陡然猛降,飞行灵路全开,速度也不到千信平时飞行的两成。

感受到剑体飞行灵路因为过量导入灵力而开始发烫,千信总算明白为什么坤元大陆很少有人御剑飞行了。主要是修士们的块头都很重,剑很难载得动。有那么多灵力来消耗在御剑飞行上,还不如练好身体跑得更快呢!

至少长老们带着一两个人飞跃跳腾,就要比载人御剑飞行快多了。

看着千信专心御剑飞行,顾湄尴尬的心情终于平静了下来。目光落到千信俊秀的脸颊上,同时感受着身下有力的双臂,顾湄脸上泛起一抹红晕:“被他抱着这样飞,好像也挺舒服的。就算天亮才到家也没什么……”

天蒙蒙亮之后,经过顾湄几次有意无意的迷路,两人终于来到顾湄母亲的住处。

朦胧晨光中,映入眼帘的是密密麻麻的桑林。这是顾家养蚕区的一个小角落。十多排屋舍形成一个小村落,全是顾家的蚕农。顾湄的母亲,就是一个养蚕女。

顾湄母亲施秀雪的房子,是一处独院,与蚕农村子有两三里的距离。看来这是顾怀安为娘儿俩单独安排的住处。

桑林里已经有人采桑了。他们都认识顾湄,纷纷和她打招呼。

千信的样子太特别,翩翩公子打扮,长得又太骚包,很快就引起他们议论。

“这个小俊郎是谁?不会是顾湄的男人吧?”

“又是一个公子哥儿,顾湄怕是要走她母亲的老路。”

“顾湄可不只是一个丫头,我看她早晚得嫁个公子!”

……

顾湄也不解释,充耳不闻,带着千信就往屋子里走。

顾湄母亲施秀雪已经采桑回来了,正在喂蚕。

施秀雪看上去像四十多岁的人,为生活所累,容颜老态已显。但此时的她虽然美貌不再,身上却多了一种娴静妇人的气质。颇有“人淡如菊,与世无争”的味道。

“千信,这是我娘。娘,这是千信。”顾湄这样介绍了一遍,就跟着母亲喂蚕了。

千信站在那里,也不知道该干啥。好不容易瞥见一篮子蚕沙,赶紧端出去倒了。

千信刚刚出门,施秀雪就说道:“湄儿,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千信?长得也太好看了吧。你不是说你不喜欢长得好看的男子么?”

顾湄嘟噜着:“他非要长这样,我有什么办法?我总不能把他打丑吧。”

“他人品好吗?”施秀雪又问。

顾湄愣着眼睛,犹豫了片刻才说道:“不是个好人,但对我还行。”

她想了想,千信身上的缺点还真多,还真没什么优点可以向母亲说的。于是赶紧岔开话题:“娘,顾林大长老说今天要在祖祠将我们录入族谱。”

施秀雪正在撒桑叶的手,好似被蛰了一下,停在半空。将手收入怀中,她脸颊上已经挂了两行泪水。

“湄儿,是大长老说的,还是顾怀安说的?”施秀雪捏着手,颤声问着。

“当然是大长老说的。”顾湄没好气的说道:“顾怀安在大长老的逼迫下,要来认我。我没理他!”

施秀雪身子轻颤,喉咙哽了一下,憋了许久才深深的吐出一口气,淡然笑着:“也好,这样你就可以修炼了。娘也不用辛苦的帮你凑钱买剑了。湄儿,你一定要好好修炼。我们女人,不管长得再好看,也有老去的一天。只有修炼到了武师,才能容颜不老,才能一直得到丈夫的宠爱。”

顾湄翻了一下白眼:“我要是修炼到了武师,还要他宠爱?哼!”

施秀雪失笑道:“丫头,千信既然长得那么俊秀,想必也是极看重容貌的。你现在好看,他宠着你,等你老了不好看了,他就未必了。”

“他要敢,我就不理他了。”顾湄嘴上强硬的说着。心里却骂开了:“哼,我长得再好看,他还不是要找其他女人?现在都三个了,还不知道以后会有多少!”

突然之间,她感觉心里很不是滋味。当初千信明明就是自己一个人的,怎么才几天就冒出来赵婵琳和顾婷了?顾婷那么好的一个女人,你嫁谁不行啊,干嘛非要来跟我抢一个花心的剑魂?

顾湄真想干脆不要千信,换一个老实男人算了。但是,她又有点不甘心。凭什么要我退出啊?他可是我花150银币买来的!

这时,施秀雪又问:“湄儿,你有没有和他一起睡过啊?就是做那种事情!”

“才没呢!”顾湄立刻想到千信和赵婵琳腻在一起的恶心样子。

“为什么没有呢?他没提出来?”施秀雪很好奇。她是最了解顾湄的,小丫头长这样,和男人耳鬓厮磨着,没人忍得住。

“又没成婚,我干嘛要和他睡?反正他也没提出来。”

顾湄又在心里补充着:成婚了也不和他做那种事,恶心死了。

顾湄想起小时候,每次顾怀安和母亲做那种事之后,母亲都要伤心好几天,她就觉得那事太讨厌太恐怖了。

前天晚上听到赵婵琳和千信做那事的尖叫,尤其是赵婵琳失态时喊的那些没羞没臊的话,她就觉得好恶心。一个女人被弄得那样叫,真是太屈辱太丢脸了。她暗暗发誓,千信要是敢逼我那么叫,我就拔剑砍了他!

施秀雪看了一眼脸色不善的顾湄,以为她是为千信没提出那种要求而懊恼:“湄儿,千信既然没提出来,说明他是一个守礼的正人君子。这样的人,才值得托付终身。”

顾湄差点吐了。他还正人君子?他就是连女剑魂都不放过的禽兽……

她突然觉得没法和母亲就这事说下去了,赶紧提醒道:“娘,我们还是早点收拾好出发吧?这里去祖祠还有点远呢。”

“好,我去托你春花婶儿帮我看着蚕,天大亮就出发。”

施秀雪没有得到自己等了十几年的结果,心里有些失落,但又为女儿终于有了另一种命运而激动。

郸城县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昆明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佛山看癫痫病需要多少钱
盐城治疗睾丸炎医院
河北比较好的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