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 3,破釜酒吧

2020-01-14 09:59: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 3,破釜酒吧

汤姆里德尔没有来找霍法的麻烦,事实上,在收到霍格沃茨的邀请后,他便表现得异常低调。

霍法更不会愚蠢地去找对方麻烦,他要做的只有吃饭,锻炼,熟悉环境这三件事。

一个月后,霍法基本上把孤儿院周边的地区逛了个遍。破釜酒吧的大概位置,他也摸清了一点。

此刻,霍法正拿着一张纸质的伦敦地图,走在前往破釜酒吧的路上。

他头戴工人帽,脚上马丁靴上的袜子脏兮兮的。打扮得活像一个卖报纸的童工。

1938年的伦敦街头并不像后世那样繁华,这里的路面都是由灰砖铺就,坑坑洼洼。路上一些撑着顶篷的老爷车嘟嘟地驶过,冒出黑乎乎的尾气。它们颜色单调,完全不像后世的汽车那样,五颜六色。

很多吃不饱饭的人举着找工作的牌子到处晃荡,一些颓废的年轻人在街角抽着烟。这是1929年经济危机波及的后遗症,日不落帝国的颓势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尽显无疑。

街道转角,霍法看见有一群工人叼着烟斗拿着浆糊在刷墙。他走近一看,原来这些人在贴英国王室征兵的黑白海报。

看到这张海报,霍法心里一下子凉了半截。

对于这个时间点,他忘了最重要的一件事。这件事不是来自巫师世界,而是来自于麻瓜世界。

那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即将打响!!

希勒特还活着啊!同期的一大批魔王级别的人物全都活着!

东条英机,墨索里尼……

相对于还未成长起来的黑巫师伏地魔,这些家伙可是货真价实的魔王群啊!伏地魔造成的破坏和杀戮,可能还不及人家的一个零头那么多。

霍法对历史懂得不多,但他知道二战开始的时间是1939年,离现在的时间,也不过就一年了。

看到这海报后,霍法竟拿着地图愣在了当场。

他有些欲哭无泪。

贼老天,来什么年代不好,为什么一定要来这个战乱的年代啊!?

……

嘟嘟嘟!

汽车的喇叭声将霍法从失落的状态中拉了回来。

他转身一看,一辆老式摩托开了过来,那种摩托霍法上一次见还是在抗日剧里。就是那种一人开,一人坐车斗里的摩托。

两个身着墨绿色的士兵停在了霍法面前,一个抽烟的士兵趴在车斗里大声地问。

“是霍法.巴赫么?”

霍法一愣,纳闷地看着两个青年士兵,心想自己不认识这俩家伙啊,难不成自己脸上写着名字么?

他点点头:“是我。”

顿时,坐在车斗上的士兵从屁股后掏出一叠扎起来信件,他蘸了蘸口水,翻了翻之后抽出一张递给了霍法。

“你的信,小家伙,拿好别丢了。”

说完,开车的士兵一踩踏板,摩托车嘟嘟地又开走了。

霍法惊异地转过信件。

伦敦

博宁顿市场街

破釜酒吧以西532米

第二个转角

霍法.巴赫先生收

一如小说里那样,字是翡翠绿的墨水写的,没贴邮票,拿在手里有羊皮纸一样的厚重的触感。

霍法张大嘴巴看着早已消失的俩士兵,再翻过信件。只见上面有一块蜡封、一个盾牌饰章,大写“H”字母的周围圈着一头狮子、一只鹰、一只獾和一条蛇。

好嘛,虽然在那天邓布利多和自己说过之后,他就估摸着自己会收到一封来信,但完全没想是在这种情况下。

他抬头看了看天,纳闷的不得了。

这些家伙,到底是怎么把自己定位得这么精确的。

放下疑惑,霍法激动无比地拆开了信件,前世自己无数次地幻想,今天居然成为了现实,简直让他不能更激动。

霍格沃茨魔法学校

校长:阿芒多.迪佩特

(国际巫师联合会副会长、皇家荣誉魔法师、威森加摩首席巫师)

亲爱的巴赫先生:

我们愉快地通知您,您已获准在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就读。随信附上所需书籍及装备一览表。

学期定于九月一日开始。我们将于七月三十一日前静候您的猫头鹰带来您的回信。

副校长

阿德贝.戈沙克谨上

霍法翻来倒去地把这张纸读了好几遍,毫无疑问,这封信和小说里的一样,但又完全不一样。

在这封信上,他得到了三个信息,一,自己的校长不是邓布利多,而是一个叫阿芒多.迪佩特的男人。二,副校长也不是米勒娃麦格,而是一个叫阿德贝.戈沙克的陌生人。三,麻瓜世界也并不是完全和巫师世界割裂开,至少在王室内部,有人是知道巫师世界的存在。

比如说刚刚那两个士兵,很有可能就是巫师身份。否则不会那么平静地将这封怪信递给自己。当然,也不排除他们被施咒的可能性。

不过在看到阿芒多.迪佩特校长帝国荣誉魔法师的头衔后,霍法觉得自己的前一个推测更真实一点。

这也不奇怪,世界顶层的人掌握的信息肯定高于普通人,这么大的巫师群体,如果没有麻瓜高层的配合,仅凭一个魔法部,不可能在完全隐瞒巫师存在的痕迹。

暗暗记下自己得到的信息,霍法又抽出了第二张纸页。

这张纸页就显得很普通了,上面只记录着一些霍格沃茨必备的课本和道具,和前世自己看到的大同小异。

可一通读下来,霍法却一个激灵。

他想起来一件很重要的事。

那就是他没有钱……

是的。

他是真正的赤贫状态,一穷二白。吃饭都全靠孤儿院资助。

既没有死去的爹妈留给自己财产,更不知道去哪里申请霍格沃茨的贫困基金,甚至在这个世界上连一个像弗农姨夫的亲戚都没有。

他总不能问孤儿院的人要读霍格沃茨的钱吧,那些人也都是可怜人,养自己这么大已经很不容易了。

站在1938年的伦敦街头,霍法被现实的冷风一吹,感觉自己身上凉飕飕的。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即使是穿越者,这一刻也感到了万分无奈。

“要不要这样啊,老大……给了希望又让希望破灭么?”

霍法自言自语地叹了口气,把信揣在兜里。

没办法,霍格沃茨肯定要去的,那是他前世童年的梦想。

就算是讨饭打工!他也要把学费给凑齐!

咬咬牙,霍法向破釜酒吧走去。

要讨饭打工,那也要去巫师世界讨,毕竟巫师的金加隆麻瓜世界并没有。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他在信封上已经知道了破釜酒吧的具体位置了。

……

破釜酒吧现在位于一个西装店和一个雨伞店的中央,周围的麻瓜走来走去,对它视而不见,霍法把地图揣在了兜里,迈步走了进去。

这家传说中的酒吧和书中描写的一样,又黑又破,鱼龙混杂。

喝酒的男巫,抽烟的女巫,还有几个长得和妖精一样的生物在角落里打牌。桌子上堆满了钱币。

唯一的区别就是柜台前那个老板没那么驼背苍老,虽然他头上的地中海已经显示出他头发多舛的命运,但至少现在他不是个秃子。

酒吧墙壁上,一排排黑乎乎的油画分外醒目。

油画里每个人都会动。

霍法缓缓地看了过去,在油画群的末尾,他看到一张年迈的老女人的油画。画中的她戴着木制的发卡,抽着烟斗,活像一个包租婆。

她看见霍法,恶狠狠地吐出烟雾:“看什么看,小穷鬼!?”

霍法撇嘴皱眉。

只见在油画的下面。

破釜酒吧---由黛西.多德里奇创立

()

霍法不想和一张油画计较,他来到老板汤姆的吧台边。

年轻的老板汤姆此刻正在酒吧前面擦杯子,对推门进来的霍法,他也只是抬头淡淡地看了一眼,便不再多管。

霍法想到了未来哈利波特第一次进入酒吧时的盛况,再对比自己无人问津的窘境,只能感叹人比人气死人。

自己果然没有传说中的主角光环。

他眼巴巴地看了眼几个打牌妖精手中的金加隆,随后正色走到吧台前。

吧台很高,霍法不得不踮起脚,清咳一声:“你好!”

“你好。”酒吧老板汤姆的反应既不热情,也不冷淡,就是很普通。

霍法:“我想问下,你们这里招工么?”

汤姆这才放下了擦杯子的动作,稍显诧异地看了一眼霍法:“你说啥?”

霍法:“劳驾,我想找一份工作,短时间的那种。”

汤姆惊异道:“梅林的胡子,现在的巫师小孩这么小就会出来找工作了么?”

霍法很抓狂,但形势比人强,他只能叹息道:“没办法,外面这不经济危机么?”

汤姆咧了咧嘴,摇头道:“抱歉,我们这里不招童工。”说完,他转到了桌子的另一边,继续擦起了玻璃杯。

霍法不放弃,他也跟了过去:“等一下,那您知道对角巷有其他招工的店铺么?”

汤姆不高兴了,他眉头一皱,重重放下抹布。

“嘿!你这小子,不好好地去霍格沃茨上学,学什么大人出来找工作。你以为工作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么?”

我靠!霍法心里大骂。你以为我不想去啊,老子要是有钱怎么会热脸贴你冷屁股!

这老家伙怎么这么势利眼,见到哈利波特的时候那么热情,看见自己就像看见瘟神一样,恨不得往外赶才好。

汤姆的声音吸引了好几个巫师看了过来,其中有一个高大驼背的女巫还转了过来,抽着烟斗笑眯眯地问:“小家伙,你很缺钱么?要不要跟姐姐去翻倒巷看看……”

话没说完,霍法就赶紧回答:“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我还是想在对角巷找。”

他当然不会答应,这个长得都能当自己奶奶的家伙居然还自称姐姐,一看就不正常。

高大的女巫撇撇嘴,往他脸上吹了口烟。

霍法还是放低了姿态,他对老板汤姆说:“我想去对角巷,你可以帮我开下门么?”

开门,这件事倒是汤姆的本职,他酒吧开在这里,他也算半个守门的。

他没有拒绝,淡淡地说了句:“跟我来。”

霍法心里在想对角巷那么多家店,也许会有一家提供自己工作的机会。

站在墙面前,汤姆说:“往上数三块,往里数两块,最后再敲三下,敲得时候记得用点魔力,如果你之后有了魔杖的话。”

霍法赶紧点头称是,心里想的却是自己一毛钱都没有,奥利凡德大概不会赊魔杖给自己。

见霍法态度还算可以,汤姆多嘴了一句:“你小子叫什么,为什么要找工作。”

霍法觉得事情似乎有了转机,赶紧说:“我叫霍法,找工是为了赚点买书钱。”

酒吧大厅内,其中一个打牌的妖精突然长耳朵一转,眼神飘了过来。

老板汤姆却皱着眉头:“要是没钱就写信给霍格沃茨申请补助,人家不差这点钱。还有,你要想在对角巷找工,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那里都是魔法部登记的正规店铺,不允许招收16岁以下的孩子。”

霍法心里刚刚燃起来的希望一下子破灭了,如同鼓起的气球扎破表皮,噗呲噗呲地泄气。

写信给霍格沃茨申请,他也想写啊。

人家来信上还说期待自己的猫头鹰回信,可问题是。

霍法没有猫头鹰…….

当然猫头鹰是可以在对角巷买的,但他也没有钱……

一个子都没有。

然而就在霍法有些绝望之际,一个打牌的妖精跳下凳子,从几个聊天男巫的腰间挤了过来。

妖精招了招手:“等一下,小巫师,你叫什么名字?”

霍法有些好奇地扭头,只见一个戴着单边眼镜,穿着牛皮夹克,蹬着皮鞋,胳膊上搭着西服的妖精走了过来。他只有一半正常人高,也就是和自己差不多高。脑门一撮时髦的金发,耳朵上挂着两个耳环,相比于其他几个大腹便便的老妖精,他看起来还算顺眼。

“我叫霍法,怎么了?”

妖精点点头,推了一下自己的单边眼镜。

“姓巴赫,是么?”

“是。”霍法十分惊讶。

“你怎么才来,我都等了你三天了。”妖精抱怨道,“我叫因铎,请多多关照。”

他熟练地伸出手,仿佛一个推销员。

霍法握住了对方的手,心里七上八下地,上下打量了这个职员打扮的妖精一眼,心想,自己做了什么,可以让一个妖精等三天。要知道这些生物是极其吝啬的,自己难道是欠了他的钱?

但是因铎很快就说:“前些日子有一个男巫托我办点事,让我在这里等一个叫霍法的孩子。”

说着,因铎咳了一声,在西裤的口袋里翻了翻,从一堆青色的铜币中掏出一张皱巴巴的信件,递给了霍法。

“这是那个男巫托我送给你的信。”

霍法赶紧接来一看,信没有署名,上面只有一些圈圈绕绕的英文。

······

上次我没有准备两份补助金

我让因铎带你去古灵阁取一下

他是一个不错的妖精

好好相处

学校见

十分简练的话语,但霍法一眼就知道这信是谁写的。是邓布利多,原来他并没有忘掉自己,霍法心里不禁微暖,他松了口气。

好歹这世上还有一个人惦记自己,自己可算是不用去打工了。

读完信,霍法看着面前的妖精也是越发得顺眼.......

等等,为什么这家伙突然搓着手,笑得那么市侩?

霍法狐疑道:“你笑什么?”

妖精推了推眼镜,笑道:“情况是这么个情况,但是事情还是出了点意外。”

“什么意外?”霍法心中升起一丝不妙的预感。

“意外就是这家伙已经在我店里打了三天的牌,并且已经输了三天了。”回答霍法的是汤姆,酒吧老板抱着胳膊冷笑说完,然后便转身离去。不再理会霍法。

看着面前惭愧的妖精,再看看汤姆的背影,再看看牌桌上正在收钱的几个妖精。

霍法感觉有好几个摄魂怪在吻自己,一丝丝魂魄缓缓地从自己七窍中飘了出来。

“你的意思是......?我的入学补助金......”

因铎:“没错,已经被在下输掉了。”

象山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郴州市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癫痫病医院正规吗
张家口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台州那家冶疗白殿风医院好
分享到: